中文版     English
产品分类
您的当前位置 : 首页 > 淡水养殖 > 列表
中金公司:关注氢能源产业链上游加氢站的投资机会
发布日期:2019-06-12

中金公司:关注氢能源产业链上游加氢站的投资机会

  我们认为产业链尚处在商业化早期,中性看待。 但从资金门槛和技术门槛角度,未来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空间的企业存在机会,细分板块推荐顺序是燃料电池商用车、加氢站、质子交换膜、燃料电池电堆及系统。

  氢能源产业链概览  以燃料电池汽车为例,全产业链可以分为上游的氢能制备、贮存、运输、加注等环节;中游的燃料电池电堆及系统、相关零部件等;下游的整车应用、工程服务与营运等。 我们将上下产业链分为7大环节和19个投资领域,梳理了国内外主要的相关企业。

      我们认为作为内燃机的替代性技术,中短期锂电的发展将会先于燃料电池  我们的理由如下:1)纯电动汽车降低了技术门槛,氢燃料电池的系统复杂度反而上升;2)燃料电池不会取代锂电技术,而是作为其良好补充;3)从能源传输的角度看,电力运输环节效率和速度远高于氢能物理运输。

    我们将燃料电池汽车的19个投资领域按照资金门槛和技术门槛打分,得到了产业链门槛图谱。 按图索骥,资金门槛最高的行业有从投融资的需求,而技术门槛最高的企业,一旦技术突破则有望长期享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和利润空间。

    制氢:华北焦炉煤气、华东氯碱产氢可规模外供,或打破区域限制  2016年全球范围内氢气产出大约在6,100~6,500万吨之间,其中重整制氢是最主要的方式,制氢的占比仅约11%;而中国由于“富煤,贫油,少气”的能源结构,年产氢气约2,100万吨,其中煤炭制氢占比62%。 我们认为本着“当地产,当地用”的原则来建造制氢设施,会是技术推广初期的优先方案。   在目前主流的制氢路线中(煤焦化;气化制氢、油气制氢、氯碱制氢和清洁能源弃电制氢),我们认为涉及到天然气、分布式弃风弃光制氢的方式,由于供给不足或供给需求地区不匹配等原因,并不适合我国国情;石化行业产出氢气大多用于后续的生产过程,亦无法大规模外供。       而煤制氢、氯碱制氢具有通过副产物供应,净供给量高;分布在华东华北地区,离需求地近;成本低廉等特点,可以成为主要的氢源方式。

未来通过清洁能源弃水、弃风、弃光的电力经过输配电线路至需求地后再电解水制氢,成本将有所下降(降至22~28元/kg),更具有环保优势,也可以酌情考虑。       存储与运输:液氢运输是中期的方向  目前我国可以商业化运作的氢能储存方式是压缩和液化两种,并采用管束车、槽车等交通运输工具的方式实现配送。 在氢能源发展的初期,考虑到氢气液化设备的初始投入较大,而且液化所需要的能耗也比压缩氢气高,因此采用管束车运送压缩氢气的方式比较符合实际。

我们认为,在下游产业规模化后,液氢存储运输得益于初期资本投入得到摊销、运输过程中消耗能源较少、适合长途运输,会成为主要的运输方式。     加氢站及运营:相较海外数量少、顶层设计正完善、建设需大量资金、具有排他性  据我们统计国内运营的加氢站共有15座,而全球共有运营中加氢站320座,其中日本101座,德国57座,美国40座,国内绝对数量和人均加氢站均偏少。 目前尚缺乏有关加氢站建设和运营监管的顶层设计,但通过2019《政府工作报告》的落实正迎来破冰、逐步完善。 加氢站前期建设费用较高,中小型加氢站或加氢子站需要投入约1,500万元-2,000万元,而大型的加氢母站则可能需耗资金4,000万元。

  加氢站选址需要考虑服务半径,因此在一定范围内具有排他性,以加油站为例,高速公路加油站原则上每百公里不超过两对;我们认为此举在未来的加氢站行业发展规划中也会有相似的要求,以防止投资过热、分布过密。

鉴于:1)加氢站建设对资本需求量大;2)海内外氢气压缩机、氢罐、加注机等加氢站设备供应链已经趋于完备;3)加氢站在选址上具有排他性,我们认为加氢站及运营或是较好的投资领域。